电话:(8620)62938088

股市的逻辑

2015-05-21

        所有可以集体预测的崩盘一般都难以发生。创业板飙升带来巨大的争议,给市场添加了诸多不确定性,但是主板和中小板仍然可能按既有的节奏前行。

每一个不佳的数据都可能成为又一次宽松的理由,新出笼的M2的数据竟然报出了10%增长的历史低位, 这让我们感到匪夷所思,为了这一个数据,我足足花费了一个周末去思考。如此多的宽松,为何会是这个结局?!答案并没有那么复杂,多次宽松,从央行流出的现金量非常不寻常,M2低迷的主要原因在于货币创造能力下降,资本没有流向传统工商业领域,而是流向了金融生产领域。在各行各业中,只有金融业仍然在扩大再生产。
M2低迷可以作为资本流向股市的一个最新佐证,但是将资金流向作为股市野蛮成长的解释显要是错误和不恰当的,它导致的结局是,当你主观认为钱流入速度减缓或者受到政府部门干预的时候,你可能会轻率地认为市场趋势已经中止,从4月份以来,多少投资者因为草率地离开这个市场而感到后悔不已。
持有权益资产的信心取决于对于未来收益的判断,在影响这一判断的过程中,对现实的悲观看法往往使投资者放弃持有证券.尤其是对于政府态度的各种疑问一段时间以来左右了投资气氛,事实上,政府的目标和方法没有许多人所想象的那么短视,人们一直没有真正理解新常态思维以及它所面临的新的机遇。
市场上一切对于政策走向的认识都没有深入到问题的本质,对于政府的股市态度存在各种抹黑和诋毁。事实上,这不是人们想象的搜括民脂民膏的股市运动,真正的事实是:政府的一切注意力和着眼点都在于救助麻烦不断的地方债务,不断到期的地方债务和地方政府无法还本付息的消息在经过经济学家普遍的悲观解读之后,让高层焦虑不已,尽管经历了传统周期性行业的低迷,但人民就业福利仍然保持完好,政府所要做的就是要保持不发生地方债偿付的底线,实际上就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底线,与这一目标相比,股市的走向根本不是问题的根本,对于政府股市政策的肆意猜测完全是没有大局观的体现。
如果我们回过头来认真梳理一下近期所有的政策走势,就更能感受到在救债主题下政策走势的一致性。从美欧债务危机的历程来看,政府只有保持债务循环的连续性,才能避免危机在更大范围和更严重的程度上发生,为此,中国政府不遗余力的降低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去年以来,已经N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只有实质性的降低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债务的循环才可能实现。中央政府还允许地方政府发行期限更长的债务来替换即将到期的地方债。地方债是四万亿时代留下来的沉重负担,尽管存在不一样的统计,但是人们估计至少在25万亿以上。
与美国次贷危机不一样的是,地方债的大部分流向了回收周期长的基础设施,所以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将存量资产盘活,增加它的流动性。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又产生了两个方面的政策需求,一是资产证券化,二是扩大直接融资比例,减轻银行的负担。资产证券化首先直接化解银行的坏帐风险,把那些银行并不满意的资产转移给普通投资者。这对于银行的估值的确定性无疑是非常有用的,但投资者目前还难以认识到这一点。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政府还毫不掩饰地引导了股市的上涨。这个初始意图显然是增强资产的流动性,但各级政府从股市上涨中发现了更多的好处,比如通过提高创业板的估值来吸引人们的创业和创新的意识。
这样一来,我们会看到,政府鼓励股市政策只是救助债务全部努力中的一部分,与避免地方债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危险相比,股市的估值争议难以吸引人们的兴趣。没有人认为打压股市会比一个繁荣的股市更有利于债务问题的解决。
从美国次贷问题的解决路径可以看出,量化宽松救助的核心目标就是拯救资产价格,最后的收益者就是银行和华尔街的银行家,普通大众除了得到一些可怜的工作机会和更高的房价、更高的食品价格外一无所获,任何国家央行的量化宽松其实就是一次劫贫济富的过程,因为只有富人才拥有资产。
但是,资本市场不是一个伦理市场,愤世嫉俗和义愤填膺难以阻止市场的上涨,随着人们可以感受到的债务问题的临近,投资者的狂欢会有新的高潮。

博聚网